何亮亮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heliangliang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不该遗忘的战争——中越战争30周年

2009-02-16 22:32:1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25007 次 | 评论 0 条

那是一场影响至深至远的战争,却也是被两个当事国特别是中国刻意淡化的历史。尽管相关的记载不能说没有,却远远没有到可以让今人充分研究的程度,今天两个当事国的青年一代已经不知这场战争为何物,外国的历史学家也因为缺乏可靠的、客观的资料而难以展开研究。

于是,放在面前的《1979对越战争亲历记》,就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回忆录,也相当有助于历史学者和军事专家的研究。对于香港的读者来说,此书还有一点容易引起亲切感的,那就是本书的作者王志军是一个香港出生的解放军战士。

本书不仅是作者参加中越战争全过程的回忆录,也是作者对这场战争在政治、军事和历史等各方面影响的认识。书中的图片、地图和五个附录,也极富参考价值。

1979217日至35日,中国发动了对越战争。中国军队出动了陆军50军、54军、20军、41军、42军、43军、11军、13军和14军的22个师以及2020军第58师、广西军区独立师、云南省军区独立师、广西军区2个边防团、云南省军区5个边防团)、2个炮兵师(炮1师、炮4师)、两个高炮师(高炮65师、高炮70师),以及铁道兵、工程兵、通信兵等兵种部队近56万兵力的解放军部队在广西、云南的中越边境500公里长的边境线攻入越南,34日中国军队占领谅山省会谅山,此为防守河内的要地,陷谅山则可南下直取河内。35日中国宣布停火并全线撤军。

本书附录的《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大事记》中透露,1978127日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即以决定发动对越战争并随即开始全面备战,广州军区司令许世友被任命为广西前线总指挥,但有关这次军委会议的内容至今未解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邓小平在1978年底开始访问美国,根据美国媒体的报导。他在访问中先后向白宫和国会领导人通报了中国将“教训”越南;19792月初邓小平访问日本,也向日方高层作了同样的通报。

本书共分30章,另外还有5个附录。作者记叙了自己当年作为55163师战士随军奔赴前线参战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,但视野并不限于自己的经历,而是以战后所搜集的各种图文资料,尽可能反映了战争的全局。作者记述,当时许世友的前指制订了作战方案,被邓小平否决了,中央军委的方案始终以同登与谅山为战略目标。为了攻打越南,全国分为两个南北战区,南战区的司令是许世友;北战区防止苏联突袭,司令是李德生。对越作战的指挥中心设在北京西山,总指挥是邓小平,副总指挥是徐向前。

作者用了一章专门记叙对手越南军队,在第26章《不可低估越南对手,他们也不是白吃饭的》中,作者对于越军的长处有客观的详尽的描述。当然也不能忘记,越军的许多军官都是在中国接受军事教育,越南的军备与其他工业设备多为中国无偿支持。“兄弟阋于墙”,战争的惨烈绝对不输于长期敌对的两国之间。越南与中国是同样的政治体制,因此中国军队进攻越南,越南是全民抗战,军民一体,使中国军队吃亏不少,也是中国军队开战不久就放弃了愚蠢的亲民纪律。中国军队的轻敌也造成自己的重创,在北京宣布停火后第二天进入越南的50150师两个营的部队被就越军包围,被俘二百余人,可视为中国军队的奇耻大辱,因为此前中国军队俘越军数千人,未料战争结束反而有两个营全军覆没。

书中有大量细节,读来非常有兴味。例如许世友决定将前指设在广西的边境城市凭祥,然而当地有越南办事机构和很多越南人,许世友下令立即全部驱逐越南人,广西的外事办提出异议,指出涉及外交事务,需由北京的外交部决定,许世友派军官坐军用专机赴北京向邓小平报告,还是驱逐了越南人。又如广州军区的野战军进入广西前即全部更换广西军区的车牌,夜间在公路运兵,粤桂之间多山,晚间在山区蜿蜒数百公里的公路上,上万官兵在一声令下之后,统一小便,场面极为“壮观”,也是非亲历者无从知晓的。这些细节虽然无关实战,却也是战争的一部分,是了解战争必不可少的数据。

又如作者介绍,当年攻越中国军队的炮兵配备非常强大,火力极为强劲,在与越军的作战中发挥了极大作用,“中国炮兵的火力编成在1979年就超过了一贯重视炮兵的苏联军队。”相信这对研究中苏军队比较研究是很有用的资料。

对于阵亡战友的思念,对于当年战友如今的凄凉遭遇,对于中国军队在战争暴露的问题,对于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,作者有深切的反思,在书中也有许多叙述。至于一场一场的具体战斗,作者更是倾注了大量笔墨,使我们看到了活生生的战场情景,相信也非常值得中国军队作为有关中越战争的教材之用。

为什么一个“香港仔”会成为中越战争中的猛士?据了解作者在香港出生,其父是香港一家中资媒体的负责人,文革期间香港中资公司职工的子女(“左仔”)被送回内地(主要在广州),作者因而在内地上学参军,从而经历一般香港青年不可能参与的中越战争,也就有了此书。

中越战争使两国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然而吊诡的是,通过这场战争,中国确实教训了越南,使东南亚国家看到中国的存在是对越南霸权主义的有力制约,中国一方面放弃输出革命的左倾政策,一方面以打越南获得了东南亚国家的信任,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全面解冻改善,直至后来建立101的自由贸易区;越南误以为可以得到苏联的军事援助,然而刚陷入阿富汗战争的苏联只给越南派去军事顾问,苏联再次向世界表明它是一个最不可靠的盟友;中越1977年开始交恶,79年大战,85年越南就开始仿效中国推行革新开放,1990年两国恢复“同志加兄弟”的友好关系;对这场战争,美国则暗中高兴,因为号称打败了世界四大帝国主义(日本、法国、美国和中国)的越南,给美国造成了巨大伤痛的越南,却被其盟友中国狠狠地“教训”了。几乎同时开始的中国改革开放,离不开这个国际环境。

可以理解中越两国如今都不愿多提当年的战争。但是阴影还是存在的。笔者去年12月有越南之行,在河内,在胡志明市,都能感受到越南革新开放之后经济蓬勃发展的景象,也有当地的中国人说,越南人不喜欢邓小平,因为他发动了中越战争。在胡志明市,一个兼任导游的越南南方的教师(非华裔)直截了当地说“越南一切照抄中国,所以越共可以维持统治,美国佬又回来了”。

越南共产党的领导人显然比朝鲜领导人聪明。他们可以放下与中共的恩怨,亦步亦趋地学习中国改革开放经验,包括三个代表与和谐社会理论。去年上半年越南遭受严重经济危机,货币急剧贬值,外贸萎缩,通货膨胀,股市急跌,5月间越共总书记农德孟紧急访问北京,要求中国援助,据说北京应允,但数额不详。越南因而避过了下半年的全球金融海啸。

尽管中越双方都有理由不愿重提旧事,但是历史是不应该被遗忘。北京与河内不能研究、不能出版的书,例如本书,只有在香港可以印行,正如当年胡志明在香港成立印度支那共产党和70年代末香港收留大量越南难民一样,香港一直默默扮演着自由港的角色。今年2月是中越战争30周年,此际阅读本书,有助于我们了解当年那场战争的来龙去脉,以至于我们思考那场战争对亚洲的影响。

(王志军:《1979对越战争亲历记》,星克尔出版(香港)有限公司200812月初版)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奥巴马的出生地之谜(本期时事亮亮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维护南海主权 先礼后兵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heliangliang

何亮亮的博客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